您好!欢迎来到晓茶网! 投稿 官方微信 手机版 小茶APP
当前位置:首页 >> 茶文化 >> 新闻详情

【寻茶之旅】浙江龙井寻源

发布时间:2016-07-27 22:04 来源:晓茶网阅读数:2887

导语:受同学嘱托要找真正放心的绿茶,而最放心的方式莫过于用自己的眼,口、心去看,去尝,去体会。


趁着清明我回到了浙江中部,东白山下的老家。 寻找最土最原始的浙江龙井。

又是一个雾霾天, 一早从杭州出发, 一路上天越来越亮, 雾霾在一点一点的减轻。

下了高速, 拐了五个弯, 过了一条长的缓坡, 接上一条长的陡坡-其实是我家村口水库的大坝, 我们就如同陶渊明笔下进入世外桃源一样, 进入我15岁前未曾离开过的小山谷。

进入山谷, 映入眼帘的就是这一池平静的水面,任凭外面的世界如何变化, 这一次水还是那样的宁静, 那样的清澈。 这一来得益于山村实在小, 总共不到30户人家,人口日渐稀少且年轻一代常年在外, 现代生活所带来的污染在这里并不明显;二来农村几年前就开始垃圾集中处理;三来这水库是下面一个村庄的自来水源,得到了保护。

zxc.png

雾霾也明显比山谷外少, 正值四月, 花在开, 芽在长, 加上山谷的地形和村口水库的水汽净化,吸进体内的空气特别的清新, 特别的舒爽。 那是一种湿润的空气夹杂着草木发芽的青草香,盛开的野花香的混合味道。

再往里走, 除了原来的老的泥房子大多换成新的砖房,山谷和几十年前一样,保持着它的淳朴,且更显荒芜。 这份淳朴, 我希望它能保持, 即使荒芜, 也不希望它被人的欲望和现代的文明吞没。

zxcv.png


此行的目的之一是感怀先人, 必须经过一座窄窄的石桥。这石桥其实也已经有近百年的时间了,小时候放牛, 这里是必经之路。 小牛屡屡不敢走, 我倒不怕, 但也每次都担心牛万一脚踩空怎么办? 而我的姐姐每次经过这座桥,就会唠叨每天的梦里, 都是要过这座桥,不敢过, 只能趴在地上爬。

同样的一座桥, 同样是过桥, 不同的人, 心境却是不同的。这背后的心态也决定了人后面的人生道路。

zxcvbQQ截图20160727215529.png


过了桥, 是一片盛开着浪漫山花的山坡,山坡上, 有零星的野茶树。 这茶, 是真正的野茶, 茶树种是最老底子的茶树种, 无人打理, 天然生长, 由于家里没人, 也无人采摘。 每每这时, 我就觉得惋惜, 默默期待早日解甲归田, 自己来采摘这茶, 自己亲手炒制, 和朋友一同品味、分享着大自然的馈赠。 就如神农当年那样。

zxcvbn.png

zxzxQQ截图20160727215604.png

幸运的是, 我家是有野茶却无人采, 无人制作。 在更山区的东白山区, 还有这样的纯天然成长, 却相对集中, 还有人采摘的野山茶。

同样是茶,同样是绿茶, 同样的龙井, 大多数人只知道西湖龙井和浙江龙井的产地差别, 几乎无人知道其实茶种,茶地, 炒制的差别也非常大。

从茶种来说, 现在绝大部分的龙井都已经是农民所称的“新品种”,以龙井43 为代表。新品种的茶耐寒,产茶早, 产量高, 就好像洋鸡种, 经济价值更高, 所以几乎一统龙井茶的天下。 而从祖先那儿一直流传下来的老茶树种,初产晚, 清明前几乎没什么量, 且产量不高, 已经近乎绝迹。普通人很难分辨两者的差别。

从外形看, 光看叶片很难区分, 要区分要看茶梗。 老茶种的茶梗是绿色的, 而新品种的茶梗偏红一些。

老茶种茶树芽头

zxcrQQ截图20160727215622.png

新茶种茶树芽头

22223QQ截图20160727220052.png

从味上来分, 个人感受是新品种香气更显,老茶种香气滋味更纯更鲜爽。

茶地有成片种植的茶场、有田间地头庄稼地边散落的种植的茶树, 也有前面提及的野山茶。

成片种植的茶地, 相对规模化经营, 追求经济价值就在所难免,且由于连片种植, 更容易发生病害,虫害。所以施肥,用药在所难免。 这样的茶园, 为了采摘效率的提升, 通常会将茶树打理的非常整齐,甚至有些茶园可以舍弃人工, 用机器采摘。 这样的茶占了市场上龙井茶的绝大多数的量, 对我来说,无论是自己喝,还是给同学朋友, 我是不太敢选的。

田间地头的茶通常是农民随意种的, 不会刻意施肥,打药。实际也不需要特意施肥、打药,在给地里的庄稼施肥、打药时, 茶树叶就顺便“享受”了。这些茶,通常会被农民采了青叶卖给茶商, 和前面一种茶混在一起,无法分辨。 这类茶, 良莠不齐, 我也是不会选择。

我要的是那种纯天然, 绝对不用药, 最好也不施肥的老茶树的野山茶。 这样的茶,长的很原生态, 高高低低的。 这就给采摘带来了难度, 农妇采这样的茶, 不仅产量低, 还要踮脚弯腰的累。 可惜由于时间紧迫, 且野山茶的地方只能步行, 这次无法亲自体验和茶农一起采野茶。

对于茶怎么采,其实也很有讲究。有人以为是掐的,这是不对的,用掐的方式不仅会伤了茶的梗,也会将指甲上的脏污带到茶叶上,不卫生。正确的方式是轻轻的抓住叶片,快速上拉,梗自然断掉,采下茶叶。

zxcdsQQ截图20160727215640.png

采下的茶叶先要摊晾一下, 再进行炒制。 这时的茶叶闻起来并没有炒制好的茶和泡开的茶那样有沁人心脾香气。 在茶园里也同样没有。

zxdsdQQ截图20160727215652.png

炒制过程现在也已经几乎全部机械化了。 我姐前几年每到清明前后,都会被人请去帮炒龙井茶, 可这两年, 村里有人买了炒茶机, 她也就炒炒自己喝的茶。 而下一代的人, 已经没人会炒茶了, 这手工炒茶的技艺, 也和老茶树种一样, 看来也是必然会被舍弃, 会被遗忘了的。

这也许是进步, 可我却舍不得那野山茶, 那老手艺。 每一片野山茶树, 都有这一片土地,这一片野花野草所孕育的独特的气息, 这样的气息,只有懂它、爱它的炒茶人懂,能将它保留,将它发扬。机器能替代劳力, 却替代不了心和情怀。

wwwww.pngwwwww.pngwwwww.png

结束旅程, 顺利地得到了能对得起同学朋友的野山茶,我的心却不一点也不轻松。 也许明年, 我还能得到这样的茶, 这样的茶人, 可以后呢?